• <delect id="ayhdv"></delect>
      1. <code id="ayhdv"><object id="ayhdv"><em id="ayhdv"></em></object></code>

        玄幻奇幻小說《重生之三道紀元》:第11章 軒煌曦兒

         

        ------第11章 軒煌曦兒------

        “賭?賭什么?”

        軒霸天沒有別的愛好,就有些爭強好勝,賭,自然也是他的愛好之一。

        “你打我三招,我不還手,如果三招之后,我還能站起來,那你就給這些農民們道歉還有賠償他們的損失。”軒宇宸正義凜然的說到,這也是自己出手的最原始的理由,伸張正義軒宇宸從來沒有想過,但是路見不平,軒宇宸真的很難做到坐視不理。

        “哈哈,你這廢物能經受住我一招就已經很不錯了,還三招,我倒是蠻想聽聽,你輸了怎么辦?”軒霸天大笑一聲說到,身后的三人也跟著笑道,確實,剛才軒霸天的一拳就讓軒宇宸嘴角流血,這樣的廢物,還能經受得起什么?要知道,軒霸天可不像是軒宇宸那樣什么都不會,也沒有功底。

        軒霸天的修為可是筑基后期了,靈力已經初具規模了,從一定意義上來說,軒霸天已經是半只腳跨進修真世界的門檻了,他全力一擊,可沒那么簡單,這也是為什么軒霸天幾人笑的如此開心的原因。

        “我輸了,我就將這枚戒指交給你,你應該知道,這是什么戒指。”沒有去看軒霸天幾人囂張的笑聲,軒宇宸沉著臉,從右手大拇指上取下那枚翡翠色的戒指。

        “軒轅戒!”

        軒青家的四人俱是大驚失色,當軒宇宸將軒轅戒拿出來的一瞬間,四人的笑聲就戛然而止了,軒轅戒,同軒轅劍一樣,曾經是軒式家族中赫赫有名的珍寶,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。

        “這……”

        沒有想到軒宇宸手中有這樣的寶貝,軒霸天幾人的眼中頓時流露出貪婪的神色,如果能拿到軒轅戒,想必軒轅家再也太不起頭了,而軒青家得到這個軒轅戒,一定可以在軒式家族中再次提升地位。

        “好,我跟你賭!”

        軒霸天答應的非常果斷,生怕到嘴的肥肉飛走了。

        “不過,看你年齡小,而且又是弱小的軒轅家的唯一代表,剛才的那一拳就算是一招了,接下來的一招肯定比先前那招要厲害得多,我勸你留下軒轅戒,保著小命,走吧。”軒轅戒在誰手上,就是軒轅家的家主,這已經是軒式本家里最簡單的常識了,因為軒轅戒事關重大,軒霸天也不得不慎重起來,語氣也緩和了一些。

        “來吧。”

        軒宇宸閉上雙眼,蹲好馬步,聚集全身力氣,達到身體最佳的警備狀態。

        “找死!”

        見軒宇宸敬酒不吃吃罰酒,軒霸天大喝一聲,同時后退幾步,然后猛然前沖,巨大的沖擊力,夾雜著右手的拳頭,義無反顧,一往無前的揮了出去,狠狠地砸在軒宇宸的胸口,只要解決了這里,一切都結束了。

        軒宇宸早就知道軒霸天要把自己置諸死地,在軒霸天的拳頭即將要接觸到自己的身體的時候,軒宇宸不慌不忙的將自己的右手放在胸口。

        “須彌還本相,急急如律令,放!”

        一個灰布包裹瞬間出現在軒宇宸的胸口位置,而也就在這一瞬間,軒霸天的拳頭砸了過來,灰布包裹瞬間變成滿天飛絮,而軒宇宸也在包裹炸開的這一瞬間,被軒霸天的巨力給撞飛了出去,摔倒在十幾米外的泥土地上,還翻滾了幾個圈。

        噗……

        軒宇宸猛然吐出一口殷紅的血液,沒想到在緊急時刻召喚出先前放進去的包裹,想試圖減少傷害,起到一個緩沖的作用,卻沒有想到軒霸天的這一招力道如此兇猛。

        “哈哈,逗比,還想試圖減緩老子的傷害,老子的拳頭有那么容易就被你減少了么?也別怨老子,誰讓你技不如人!”說完軒霸天一步步的走近軒宇宸,這個時候,該去取下軒轅戒了。

        “唉,苦命的孩子啊……”

        老王頭等人也不知道該怎么做,只能一味的嘆息,怨不得別人,要怨只能怨蜻蛉鎮的鎮長,怎么就把這群活菩薩給請來了。

        軒宇宸匍伏在地,不再動彈,剛才要不是及時的放出了包裹,恐怕自己受到的傷害更重了,好在那天晚上,軒俞銘傳授了軒宇宸取出軒轅戒里面東西的方法了。

        “還沒完呢!”

        捂著胸口,軒宇宸緩緩的站起身來,剛才的一擊,讓軒宇宸胸口巨疼,不過并沒有致命,只是臉色一片慘白。

        “你找死!”

        可能是氣急敗壞,也可能是面子有些掛不住,軒霸天直接一腳踢在軒宇宸的腰間,猝不及防之下,軒宇宸再次被踢翻,倒在三米開外,吐血不止。

        “你的命還真硬,這下你還能說些什么?”

        軒霸天也不再理會軒宇宸直接上前去,一只腳踩在軒宇宸的右臂上,一只手伸向軒宇宸的右手處,想要強行的摘掉軒轅戒。

        “我還能站起來。”

        軒宇宸嘴角淌著血的掙扎著想起身,這倒是驚呆了全場,這小子全身上下都是血了,怎么還能這么頑強,他還是人么?而且他的年齡真的只有十一二歲么?

        “給他吧,蜻蛉果我們也不要了……”

        那些善良的農民們有一個實在是看不下去了,這少年好心幫助自己,但是卻沒有想到這樣倒是連累了自己。

        “什么都可以給,這個絕不可以……”

        軒宇宸左手推開軒霸天的右腳,在軒霸天驚訝的注視下,一點一點的撐著身子站了起來。

        “我、我贏了,你,你道歉吧。”

        每說一個字,都有不少血從軒宇宸的嘴中溢出來,場面很是血腥。

        “什么你贏了,剛才的那一腳不算,是我腳、腳滑,對,是我腳滑了,不算,還差一招!”軒霸天神色有些不自然的說到,他沒有想到軒宇宸居然還能站起來,早知道這小子這么經打的話,自己早就用出十分力道了,那樣這小子也就不會站的起來了。

        “你!”

        不僅軒宇宸,還有幾個農民都訝異的望著眼前這個軒霸天,這軒青家的人怎么都這么人渣混蛋呢。

        “對啊,大哥腳滑而已,那招不算,不算!”

        一聽軒霸天這么解釋,他的幾個弟兄也跟著附和道。

        “怎么,不服么!”

        軒霸天推了軒宇宸肩膀一下,軒宇宸本來身體就顫顫巍巍的,雖然軒霸天的力道不大,但還是力有不支,軒宇宸再次倒下。

        這一次,軒宇宸的腦袋被軒霸天狠狠地踩在腳下。

        軒宇宸這一瞬間就絕望了,怪不得爺爺軒俞銘千叮嚀萬囑咐不要跟軒青家的人打交道,真沒想到他們會是這樣的人,可是事已至此,軒宇宸也無可奈何,這野外的,也指望不了爺爺來救自己,看來今天真的是栽在這兒了。

        “沒想到你們軒青家的人不僅欺壓百姓,而且還如此不講信用,今兒我算見識到了。”

        正在這時,一個清脆的女聲乍然響起,倒是讓準備搶軒轅戒的軒霸天愣了一下。

        “怪事年年有,今年還真特么的多,這世道真的變了么,管閑事的人怎么就這么多?”望著從天而降的那個白衣蒙面女子,軒霸天有些惱怒的說到。

        “多行不義必自斃,放開他,否則讓你吃不了兜著走。”蒙面女子說出來的話,可就沒有外表看起來那么婀娜多姿、風情萬種了。

        “喲,我說妞,你是誰家的人啊,你這身材,在床上肯定很有勁吧,識相點給老子滾遠點。我們軒青家的人辦事,你也敢管?”軒霸天依舊是一副老子高高在上的表情。

        “口無遮攔,今天我就替天邪叔叔好好教訓教訓你!”蒙面女子眉頭微皺,緊接著就袖手一揮。

        “玄宗妙法,千葉回天!”

        隨著蒙面女子雙手的揮動,一旁蜻蛉樹青綠色的樹葉紛紛而下,以一種玄奧的軌跡圍繞著蒙面女子,緊接著在她的一聲令下下,樹葉成為萬千葉雨,刷刷的點在那四人凌冽的沖刷而去。

        “啊……”

        一陣嘰哩哇啦的聲音瞬間響起,此起彼伏,那些樹葉密集而迅猛,瞬息之間就將軒霸天四人的衣服撕裂成條條狀,與乞丐無異,更絕的是,樹葉居然在他們的身上臉上劃下出一道道傷痕,血液也隨著流了出來,渾然一個個血人。

        “這……”

        軒宇宸吃了一驚,目不轉睛的望著眼前的一幕,難道這就是法術?好震撼的視覺效果,好霸道的傷害!

        “俠女饒命,俠女饒命!”

        眼見來人如此強勢,軒霸天只能求饒道。

        蒙面女子也只是想給他們一個簡單的教訓而已,畢竟不能鬧的太兇。

        “不知俠女高姓大名,今后我等也好謹記教訓。”軒霸天雙手環抱的說到,語氣雖然誠懇,但是是人都清楚這家伙想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,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了。

        不過,蒙面女子也不害怕,只是背對著軒霸天,淡淡的說到:“只要你有本事,你隨時可以來找我來報仇。問我名字是么?軒煌家的軒煌曦兒。”

        “啊?軒煌曦兒……不、不敢,我還有事,先行離開了!”軒霸天一聽眼前這個蒙面女子居然是軒式家族排行第二的軒煌式,頓時沒了底氣,要是真跟軒煌式較起勁來,軒青式只能吃不了兜著走。

        “慢著,說好的賠禮道歉還有賠償損失呢?”軒煌曦兒并沒有打算就這么輕易的放過軒霸天,軒青式欺弱怕硬的事跡軒煌曦兒在軒式本家中早有耳聞。

        “哦哦,對不起,我們、我們不是有意的,這一錠金子是對你們的賠償。”軒霸天從袖子里面掏出一錠金子,放在地上,拔腿就走。

        “哼,下次可不會這么輕易放過你們!”

        望著狼狽而逃的軒霸天,蒙面女子冷聲說道。

        “謝謝你!”

        軒宇宸在一個老農民的攙扶下站起身來,對有救命之恩的蒙面女子說到。

        “謝我什么?我出手又不是因為你,早就聽說軒轅家沒落了,真沒有想到,居然沒落成這樣……”看都沒看軒宇宸一眼,軒煌曦兒直接冷冷地扔下一句話,讓軒宇宸呆立當場。

        “爺爺,不知道這一錠金子夠不夠,我這兒還有一點碎銀,您拿著,這件事我會上報給納新點負責人的,今后這樣的事情不會再發生的,對不起哦,我們給您添麻煩了!”

        蒙面女子拿出一些碎銀放在老王頭的手里,同時袖手一揮,老王頭身上的血跡居然瞬間消失不見,而且先前還看著瘆人的傷口瞬間結痂。

        “仙女啊,你真的是仙女啊!”這些老農民們當即對著蒙面女子又是下跪又是磕頭的。

        望著眼前的一幕,軒宇宸心一下子涼了,是啊,這就是世道,不過,軒宇宸總算第一次對實力有了個切身的認識。

        軒霸天、軒煌曦兒,總有一天,我讓你們知道,我們軒轅氏不是廢物!

        ------第12章 我要變強------

        包括軒宇宸在內的眾人看著軒煌曦兒漸漸走遠的背影,還在發呆。

        “誒呦!”體內傳來的疼痛讓軒宇宸忍不住,叫出聲來。

        聽到軒宇宸的叫聲,嘴里一直念叨“仙女,仙女”的幾個農民才反應過來,他們趕緊圍過來關心這個最先為自己等人出頭的年輕人。

        “不好意思啊,年輕人,讓你為我們受罪了。”他們趕緊說道,這也難怪,像軒煌曦兒這樣長的又漂亮,還會在這些人眼里遙不可及的法術的女孩,無論走到哪里都會成為焦點的,何況是這些沒見過世面的農民。

        “應該的,應該的。我輩俠義中人,路見不平拔刀相助。只是小子無能,不僅沒幫到你們,自己也受了傷。”軒宇宸面帶愧色。

        “怎么能這么說呢?年輕人住哪啊?我們把你送回去吧?”幾個老人問道,畢竟軒宇宸是為了給他們出頭才受傷的。

        “不用了,不用了,我自己走回去就行了。”說完,軒宇宸微微調整了一下就向蜻蛉鎮的納新點有去。

        回去的路上,陽光依舊,只是軒宇宸的心情就不一樣了。本來計劃出來游玩的他,不僅沒有好好玩,還遇見了軒青家的人,軒青家人的一頓暴打,一陣嘲笑,還有軒煌家那個女子的不屑,都讓軒宇宸一陣不快。他邊走邊踢著路上的石頭。

        回到納新點的時候,那名叫黃天化也就是被軒俞銘叫做小黃的人看見軒宇宸灰頭土臉得,甚至有的地方還掛著血絲,一副狼狽的模樣。他趕緊跑過來,關心這個軒轅家得人,畢竟那個九階深金牌不是誰都可以拿的。

        “宇宸侄兒,你這是怎么了?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?要不要我給你報仇?”黃天化一臉的關切,問道。

        “謝黃叔叔關心了,我沒事,就是出去玩的時候腳上一滑,摔了一跤。”說完,軒宇宸還露出了自己平日在軒轅府做了壞事后的那種欠扁的笑容。

        “原來是摔了一跤啊,那叔叔給你擦點藥你休息一下吧。”黃天化眼里明顯寫著不信,一個九階深金的人會把自己摔成這個樣子。

        “不用了,我休息一下就會好的。”軒宇宸擺了擺手就跑開了。

        黃天化看著軒宇宸受了傷還能跑,一陣驚訝,隨后他就一咬牙,向軒俞銘休息的那間屋子走去,就算被軒宇宸埋怨也不能讓軒俞銘發火,畢竟現在軒俞銘在軒式本家的身份不一樣了,一想到軒俞銘的身份,他就忍不住顫抖一下,隨即自嘲式的搖了搖頭,繼續向軒俞銘的房間走去。

        晚上,月光如水,同時帶著一絲的涼意。軒宇宸趴在房間的窗戶上看著皎潔的月亮,在想著今天白天發生的事情。正是年少時節,軒宇宸血性方剛,最受不了的就是別人的侮辱。

        他一想到白天軒霸天那不講理的樣子,以及打了自己以后的嘲諷,軒宇宸就是一陣怒火,軒青家的人實在太霸道了,從上到下都看不起自己軒轅家,處處侮辱為難自己。還有那個軒煌曦兒,雖是一介女流,實力也不弱,但是她在軒宇宸面前那副高高在上的樣子,滿臉的不屑,讓軒宇宸想起來就是滿臉黑線。

        軒宇宸怒火中燒,所有的火氣都轉移到了窗戶上,他一雙手在用盡全力拍打窗戶,也不管自己一雙肉掌打在花崗巖做的窗戶上疼不疼。

        正在軒宇宸發狂的時候,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,“宇宸,在嗎?”敲門后,就是一道滄桑的聲音響起。

        發狂的軒宇宸火氣絲毫不減,大聲喊道:“還沒死呢,找我干什么?”

        門外的軒俞銘笑了笑,:“這小子,脾氣還挺大。”話雖如此,但是眼中全是溺愛之意,說到底,他也是軒轅家的人,他已經把軒轅家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軒宇宸的身上。隨即,他就推門走了進去,坐在軒宇宸的旁邊,靜靜的看著軒宇宸的一舉一動。

        本來軒宇宸已經準備接受他的疑問了,但是軒俞銘卻走進來的時候就一直沉默著,軒宇宸停止動作,扭頭問道,“爺爺,你來干啥?”

        “我聽說你白天摔了一跤,來看看你。”軒俞銘平靜地道,他知道軒宇宸正處在火頭上,他貿然發問,只會弄巧成拙,還不如直接順從他的說法,說不定可以利用他的好奇心套出一些東西。

        一提到摔跤,軒宇宸臉上一紅,小聲道:“爺爺不用擔心我,我沒事的。”

        “那你介不介意讓我察看一下你的傷勢?”軒俞銘道。

        軒宇宸聽得出軒俞銘對自己的關懷,他心里一陣溫暖:“不介意。”雖然當初軒俞銘在軒青家表現不合自己的意思,但是軒宇宸對于軒俞銘的關心還是很感動的。在他出生以來,就只有自己的娘親疼愛自己,現在這個爺爺的關心也讓他很感動。

        說罷,軒俞銘就抬起軒宇宸的右手,把自己的左手抵上去,然后閉上了眼,軒宇宸只感覺一股玄妙的力量像一條河一樣,流進了自己的體內,暖洋洋的,說不出的舒服。

        軒俞銘作為一個修仙者,他運行的是靈力,靈力進入軒宇宸的體內后,沿著經脈流轉了一圈,就撤了出來。軒俞銘看到軒宇宸的體內確實有受傷的痕跡,但是現在已經完全恢復了,只有胸口那個地方經脈比較燙,這也只是受過傷的痕跡。軒俞銘更加的驚訝,能讓體內的經脈變燙的傷已經傷及內臟,據黃天化所說,這小子下午還能跑。這變態的恢復能力,讓軒俞銘更加堅信軒宇宸不是一般人。

        “怎么樣爺爺?”軒宇宸感覺到軒俞銘靈力從自己體內撤了出去,臉上表情變化不定,生怕自己受了什么重傷。

        “沒事,你體內的傷已經全好了。”軒俞銘道。“但是,你這傷應該不是摔得吧?”軒俞銘緊接著問道。

        “就~就是摔得。”軒宇宸支支吾吾得道。但是在看見軒俞銘如電般的兩道目光后,他知道瞞不過去了,就把白天發生的那些事全講了出來,中間還添油加醋地自己補了一點東西,但是以咒罵那兩家居多。

        聽完軒宇宸的敘述后,軒俞銘大怒,他使勁一拍窗戶,那堅硬的花崗巖竟然出現了一個手印,在軒宇宸驚訝的目光中,軒俞銘說道:“想不到這軒青家竟然跋扈到此,不僅欺壓這里的鄉村百姓,還敢對你下毒手后耍無賴,我明天就去處理這些人!”

        第一次看見軒俞銘發這么大的火,軒宇宸知道他都是為了自己,別人都這么維護自己,一向不服輸的軒宇宸也“滕”地站起來,道:“不勞爺爺費心了,這些人的債我會親自討回來的!”

        “哈哈。好!好!不愧是我軒轅家的人,爺爺相信你總有一天會把那些小人踩在腳下的。”說著說著,軒俞銘混濁的眼中就流出了幾滴清淚。一個家族最悲哀的事情不在于當下的形式處于劣勢,而是沒有一個合格的繼承人,沒有新鮮的血液注入奔騰的家族河流中。軒轅家式微多年,在不出一個人才,很可能會被直接抹去,這份悲哀,他體會深切。自己也是軒轅家的人,雖然進入了本家,但是自己的根還在軒轅家中。

        “爺爺,你放心,我軒宇宸總有一天會把那些欺負我侮辱過我的人,一一還回來。我要讓他們知道得罪我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。”軒宇宸緊緊握著拳頭。

        “爺爺相信你!看到你沒事,爺爺就放心了,你早點休息吧,我們明天就要去本家了,到了本家才是更寬闊的天地,在那里你就可以真正的施展手腳了!”軒俞銘道。

        “爺爺也早點睡!”軒宇宸道。

        隨即,軒俞銘就走出了房間,看著軒俞銘的背影,軒宇宸捏緊拳頭,下定決心地說了句:“我要變強!”門外的軒俞銘似乎聽見了,他眼中精光一閃,繼續向前走去。
        未完待續......

        ----------
        本小說內容節選自:玄幻奇幻小說 《重生之三道紀元》

        連載狀態:完結
        小說總字數:73萬字
        最后更新于:2010-10 13:17
        ----------
        閱讀全本請點擊“閱讀原文”鏈接去讀小說“重生之三道紀元”后續完整章節!
        微信關注公眾號: xiaoyida_com (優美小說節選),回復 xs54 獲取完整內容!


            關注 小意達


        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

        0 個評論

       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


        新疆十一选五技巧 意甲积分榜最新 三全中是什么意思 北京赛车开奖视频iphone版 云南十一选五荐号 安徽11选5开奖走势图 黑龙江22选5开奖 2019年福州市彩票中奖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号 上海快3开奖l结果和值走势 中国福利彩票骗局 香港赛马会跑马地会所r 今晚的码报是什么意思 汪彩时时彩 黑龙江十一选五我买大小嘛 广东26选5选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