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elect id="ayhdv"></delect>
      1. <code id="ayhdv"><object id="ayhdv"><em id="ayhdv"></em></object></code>

        玄幻奇幻小說《神甲之王》:第50章 罰!

         

        ------第50章 罰!------

        宰割二字,不論在什么地方,什么時代,都適合。

        這個世界也好,上個世界也罷。

        弱者,永遠只有被強者宰割的份。

        若不想被宰割,那就必須要變成強者。

        除非強者悲憫弱者,但那可能嗎?或許有,可若真的走到那一地步,弱者還有什么信念再存活下去?再存活下去,也不過是一個沒有信念的行尸走肉罷了。

        宰割……

        張浩看著議事閣那漆黑的大門,神情冷漠,從現在開始,誰宰割誰可不一定!

        跟著兩人,張浩大步向前。

        “咔!”

        剛走入議事閣內,身后的大門就傳來一道沉悶的聲響,隨著這一聲響,大門緊閉。

        張浩沒有回頭去看,因為他已看到前方那一道道張家高層身影的存在。

        整個議事閣內部,看上去猶如一座大殿。

        正前方末端,有著一個兩米高臺,高臺呈六邊形,四周都有臺階。

        高臺上有著一張紫玉座椅,在燭火的映照下,紫玉座椅折射出了幽深的紫色光芒。

        那是張家家主才能坐的,而且只能是正家主才可以坐。

        哪怕張天武如今是張家代家主,眼下也只能站在高臺上,站在那紫玉座椅的前方,而沒有資格……坐下去!

        下方,左右兩旁都是白玉座椅,豎直排列下來。

        輩分越高者,自然離高臺越近,首當其沖的便是以二長老為首的張清智,以此類推到八長老。

        之后的便是三十三大執事。

        一般來說張家很難集齊八大長老和三十三位執事,但今日,他們卻齊聚一堂。

        看著眼前的一幕,張浩有些靦腆地笑了笑。

        他忽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,因為這些人都是因他而齊聚這里,為了一個五代族人,這場面實在是太過隆重了一點。

        “啟稟家主,張浩帶到。”當距離高臺還有五米左右的距離時,高大男子單膝跪地,抱拳恭敬道。

        一旁的巨漢也是低著頭。

        “入座吧。”張天武面色沉悶,目光掃過張浩,迸發出一絲冷意后,方淡淡開口。

        “是!”

        兩人分別坐回到屬于自己的座位。

        這個時候,在場所有人的目光,齊刷刷的落在了張浩身上,化作一股無形的可怕威壓轟然降臨。

        若是換做一般少年,早已壓得喘不過氣,甚至被嚇得當場暈厥。

        張浩沒有,不僅僅是因他具備虛甲境的實力,更因他的膽量絕非一般少年所能相比。

        “張家五代族人張浩,見過家主大人,八位長老,三十三位執事,不知眾位前輩找晚輩來是為何事?”面對眾人目光,張浩從容一笑,雙手抱拳,不卑不亢,怡然自得。

        若沒有經過白天的事,在場所有人必會為張浩此刻的表現而感到驚艷,露出驚異表情。

        但自白天的事后,這些人無不知道,張家的這個廢物變得不一樣了。不僅僅只是修為,同時還有膽量,更還有人際關系!

        為什么?

        包括張天武在內,八大長老,三十三大執事,腦海中盡皆盤踞著這么一個疑問。

        他們無法想通,很想要一個解釋,為何一個廢物,居然能夠沖天而起!

        尤其那周長青,居然會來張家救走張浩,更還攜帶云天煉藥閣紫袍藥師的身份令牌!

        大殿所有人都一臉沉悶地盯著張浩,神情各不相同。

        “張浩!”高臺上,張天武死死盯著張浩,深吸口氣后,冷漠開口:“你可知罪!”

        剎那,一股肅殺之氣升騰。

        包括六長老張清易,四長老張清秋,還是那瞇著眼睛的二長老張清智,和三十三大執事中的絕大多數,全都迸發出一股肅殺。

        仿佛張浩若給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,他們將毫不猶豫的做出裁決。

        唯有少數人沒有散發肅殺氣息,其中包括那至始至終,沒有半點變化的九長老。

        “知罪?”張浩面色不變,反而抬頭看著張天武,露出一個不解的表情道:“晚輩不知所犯何罪?如果各位是因張冬的事來興師問罪的話,我看還是散了吧。”

        說這話時,張浩心中早已一陣冷笑,因為這一幕他早就想到,但又如何?

        “我說過,不要跟這種人廢話,讓老夫廢了他再說!”張清易騰的一下從座位上站起,滿臉的兇神惡煞,可怕的氣息就要從他身上爆發。

        “廢我?看來你們是把白天的事給忘了。”張浩猛地側身,看了眼發怒的張清易,再掃向眾人,冷諷道:“我且問你們,作為張家嫡系長孫,我是否有權教育與我一輩的所有族人,包括張冬,也包括今天你們看重的張一天,更包括你們眼中的絕世天才張一凡?”

        此話一出,整個大點的肅殺之氣為之一頓,所有人面色皆發生了微妙變化。

        連帶發怒的張清易也微微一愣,整個議事閣,出現了一瞬的安靜。

        “嗯,的確有這個資格。”忽然,座位上,九長老抬手摸了摸胡須,竟點頭發言。

        因沒有人說話,九長老的聲音顯得無比脆耳。

        正因這說話的是九長老,不少人面色變化,包括張天武等人也忍不住變色。

        隨著九長老的話語,二長老張清智那微閉的雙眼緩緩睜開,一抹寒芒從其內閃過,然后深深地看向正對面的九長老。

        九長老露著淡笑,絲毫不在意二長老的冰冷目光。

        “既然如此,那張冬就應該見了我抱有敬畏之心,但沒有,反而罵我做廢物。對于張家有這種族人,作為張家嫡系長孫的我,真實深感痛心,本想教導一翻,卻沒想到他們欲要對我這個張家嫡系長孫動手。九爺爺,您說我有沒有權廢除他的修為?”張浩目露精芒,有些意外九長老的態度,咧嘴一笑,急忙問道。

        “嗯,有權,只是方法偏激了點,打斷一只腿就夠了,廢修為,有些過。”九長老依舊點頭回答。

        張浩的言辭辯論,張天武等人早已想到,更有打壓的方法,但九長老這么一參與,立刻將他們事先準備好的言辭給憋死在肚里里,面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。

        “既然如此,晚輩何罪之有?”張浩笑了,心中無比感激九長老,雖然他有底牌,但能不動用底牌就最好不動用,抬頭看著面色陰沉得如同可以滴血的張天武,抱拳問道:“家住大人,既然無罪,何來知罪?”

        一時間,整個議事閣再次安靜了。

        “老夫似乎記得,老九你剛才稱其做法有些偏激?”卻在短暫的三息后,一道淡漠的聲音忽然響起。

        張浩眉頭一緊,聞聲看去,清楚地看到,這說話之人正是二長老張清智。

        所有人都因這話而微微一怔,面色各異。

        “嗯,是我說的。”九長老看了二長老一眼,不否認地點這頭。

        “既然偏激,那就是罪,是罪,就應該罰,我有說錯?”得理,二長老咄咄逼人,冷冷盯著九長老,一股淡淡的氣勢從他身上升騰而起。

        張浩心頭微微一沉。

        九長老也首次皺起眉頭,看了張浩一點,不否認地道:“沒錯。”

        “既然如此,那就罰吧。”二長老看了張天武一眼,然后便閉上了眼睛。

        “罰!”張天武目中兇意立刻綻放,冷漠開口:“罪子張浩,手殘同族,罰斷除右臂之痛!若反抗,廢雙臂雙腿!”

        “轟!轟!轟!”

        剎那,張家三十三大執事猶如商量好了一般,全在這一刻站了起來,爆發出強橫的氣勢。

        隨同站起的還有六長老張清易,只見張清易面露瘋意,猛地踏出一步,就已出現在張浩面前!

        ------第51章 銀色與金色------

        九長老是一個非常低調的人,可以說在張家九大長老中,除去張浩的爺爺,也就是張家大長老有著絕對的權威外,他便是最不愿生事的。

        九長老看似在張家的九大長老中排行最末,但實際,他的存在極為特殊,這特殊之處不僅僅只是因張一凡屬于他一脈,還有其來歷有些古怪,并非張家族人,而是外姓。

        只不過這一點,很少有人知道。

        所以,就算是二長老張清智,也不敢輕易得罪。

        但如果有關到張浩的事,張清智就不再會去顧忌這些了。

        張浩白天的表現已經讓張清智徹底明白到,眼前這個曾經的張家廢物,不僅在掉入斷山深淵后還能活著回來,而且其實力修為還達到了斗氣境第九重的層次,更領悟了一絲本意!

        威脅,這是一個極其可怕的威脅!

        以前還只有一個張蘭,如今卻又多了一個張浩,怎能不滅?既然是威脅,就要除掉。

        哪怕除不掉,眼下若能廢其一只手臂,那也是好的。

        至于取其性命,那就得從長計議了。

        一想到這里,張清智心頭就有一股怒火。

        沒想到自己兒子竟然如此的成事不足,殺一個廢物都殺不死。

        盯著張浩,張清智目中寒芒閃爍,內心冷怒,沒有大長老在這里,自己豈能動不了你!

        看著眼前這一幕,九長老眉頭皺起,一股淡淡的,有些異樣的情緒在他神色中波動而過,他右腳微抬,似是要起身阻止六長老張清易。

        但在看到張浩那不變的神色后的一瞬,他眼底閃過一絲訝異,然后一笑,抬起的右腳又放了下去。

        此刻,六長老張清易已經殺到了張浩面前。

        殺?是的,就是殺!

        張浩面色驀然一寒,他能清楚感受到張清易身上的殺意。

        更清楚記得,剛剛二長老似乎刻意的問了九長老自己對張冬的所為是否偏激。

        偏激!

        這是一個很籠統的詞。

        自己可以對張冬偏激,那么,六長老也可以對自己偏激!只要自己死了,難不成張家還要他一個長老賠命不成?

        張浩一下子就想通這一切,知道了六長老為何此刻爆發出的殺機是為何意。

        廢一只手?不,六長老是要殺自己!

        張浩神色驀然陰沉,猛然向后退去。

        “反抗?”張清易一愣之后,臉上的猙獰濃重數倍,殺意也暴增無數,獰笑道:“竟敢反抗長老堂的懲戒,理當重罰!”

        轟!

        更為可怕的氣勢爆發,張清易的瞳孔瞬息化作漆黑色澤,全身上下黑色氣流涌動,眨眼就凝聚出了意見虛幻的黑色鎧甲,胸膛處依然是那一只血色手爪,顯得極其恐怖。

        看到這一幕,三十三大執事紛紛變色。

        包括二長老在內的六大長老,也都皺起了眉頭,覺得張清易似乎太過興師動眾了,不過卻無人出手阻止。

        張浩面色陰沉,他清楚記得二長老又說過,若自己反抗,廢雙手。

        但真的只是廢雙手嗎?

        很好,實在是太好了!

        張浩內心一陣大笑。

        不是他對張家沒有歸屬感,實在是這張家的人就是如此的令人厭惡。

        九長老沉默,但他身體卻逐漸緊繃,只是無人注意到。

        九長老心中有一個疑惑,很不清楚張浩為什么不怕?哪怕此刻,這張浩竟然也沒露出半分懼意,太匪夷所思了。

        眼看張清易殺招就要落在張浩身上,九長老欲要出手阻止的那一瞬,一道厲嘯在這議事閣炸開。

        “老鬼,你若敢動我一根毫毛,張家就此覆滅,你信嗎!!!”

        這厲嘯聲的主人不是別人,正是張浩。

        驚震中,所有人齊齊凝目看去,當看去張浩手持之物后,包括二長老在內,所有長老有一次從座位上站了起來,神色劇烈變化。

        張清易那臨近張浩的黑色手爪,也是驀然一頓,死死盯著張浩手中那一塊紫色令牌,雙目瞬間充血。

        因為那是白日時,周長青所持之物,正是云天煉藥閣紫袍煉藥師的身份令牌!

        “你!”張清易身軀顫抖,眼看就能取張浩性命,但卻因紫袍煉藥師身份令牌的出現,他不得不止住。

        他會恨張浩,是因張冬乃是他最疼愛的孫子,雖然性格狂妄,但那是張冬狂妄的資本。

        張冬的被廢,讓他很心痛,很憤怒,所以他要殺了張浩。

        但是,如果殺了張浩,要拿整個張家作為代價的話,他……不敢!

        張家是強,但在云天煉藥閣紫袍煉藥師面前,算得了什么?沒有實甲境強者的張家,就算紫袍煉藥師不動用其他力量,只身一人殺來,也能讓張家徹底覆滅!

        “看清楚了?”張浩面色冰冷,目光掃過張清易,掃過三十三大執事,更掃過除了九長老之外的其他六大長老,亦掃過張天武,最后落在二長老張清智身上,咧嘴冷笑道:“真不好意思,半個月前,你們或許還能輕易取走我的命。但現在,你們沒那個資格了。另外,我勸你們從今往后,最好打消針對我的念頭。若得罪了我,你們的日子可不會好過!”

        除了九長老外,其他長老全都面色一沉。

        尤其是三十三大執事,更是紛紛變色,不敢去看張浩的眼睛,低下了頭。

        張浩目光從張清智身上挪開,看向九長老,微微一笑后,轉身離去。

        轉瞬間,整個議事閣變得安靜下來。

        九長老輕笑一聲,也沒停留,大步離開了議事閣。

        其他所有人,則無一不齊齊將目光投向張清智,有陰沉,有冷怒,更有后悔。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“喲,小子,回來了,要不要吃根香蕉?”

        “香蕉你個麻辣!”

        張浩剛走入院落,就看到猴子抱著一大捆香蕉吃得起勁,很無語斥道。

        至于牛魔王,一直在不遠處做著俯臥撐,仿佛無時無刻都要修煉一般。

        張蘭則笑嘻嘻地坐在牛魔王背上。

        張浩無奈地嘆了口氣。

        一陣鬧劇后,天終于完全黑了下來。

        夜晚,星光彌漫。

        閣樓上,張浩獨坐,遙望遠方星空半響后,神情平靜,然后緩緩閉上了眼睛。

        在閉眼的那一剎那,他的體表,無聲無息的出現了一件金色虛甲。

        且在金色虛甲出現的那一瞬,他的身體四周的地面,隱約浮現出了一個銀色圓圈和一個金色圓圈……
        未完待續......

        ----------
        本小說內容節選自:玄幻奇幻小說 《神甲之王》

        連載狀態:完結
        小說總字數:35萬字
        最后更新于:2010-08 08:43
        ----------
        閱讀全本請點擊“閱讀原文”鏈接去讀小說“神甲之王”后續完整章節!
        微信關注公眾號: xiaoyida_com (優美小說節選),回復 xs17 獲取完整內容!


            關注 小意達


        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

        0 個評論

       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


        新疆十一选五技巧 宝盈娱乐平台 总进球数串关 燕赵福利彩票20选5 德甲联赛拜仁 北京时时彩是官方 泳坛夺金481走势图 qq游戏三张牌比大小 在线时时彩玩法技巧 搜索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湖北快三4~13期开奖号 南京福彩中心领奖地址 三中三资料平码2019 香港惠泽一尾中特平 中国2019彩票大奖 怎么下载老板欢乐斗地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