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elect id="ayhdv"></delect>
      1. <code id="ayhdv"><object id="ayhdv"><em id="ayhdv"></em></object></code>

        玄幻奇幻小說《神甲之王》:第29章 悟妖意,凝虛甲

         

        ------第29章 悟妖意,凝虛甲------

        “哥……”

        山峰上,張蘭美眸瞪得老大,面色蒼白,無比震撼地看著山下的一幕。

        當她看到銀色巨狼被張浩殺死后,她整個人都懵住了,腦海轟鳴不斷,認為自己看到的那一幕一定不是真的,一定是自己在做夢,一定是……

        銀色巨狼可是半步虛甲境啊!

        自己哥哥怎么能夠殺得了?

        但身體上不斷傳來的疼痛,無比清楚的告訴張蘭,那是真的,自己哥哥真的有那等實力!

        但接下來的一幕,卻讓她真的無法接受了。

        瞳孔收縮間,張蘭無比清楚的看到,那銀色巨狼的身體,在一顫之后,竟開始……縮小!

        不對,不是縮小,銀色巨狼的骨架還是那么大,但仿佛,它的血肉正一點一點被抽空,抽掉!

        張蘭內心駭然,下意識地看向張浩,驚恐的發現,自己哥哥的身體居然在膨脹!

        眨眼間,她就看到張浩整個人從一米八,暴增到了兩米!

        全身不僅具備著爆炸性的肌肉,更有一股煞氣,狂意,戾氣,子啊澎湃爆發。

        尤其那短短的頭發,如今已經披到了腰背!

        哪怕只是蹲在那里,給人的感覺就已經不再是一個人,而是一頭兇獸,一頭絕世兇獸!

        “哥……”

        張蘭瞳孔收縮,連微弱的心跳都因此而有所加速,想要出聲,卻難以出聲。

        張蘭只能眼睜睜看著張浩的這一變化,看著那頭銀色巨狼的尸體變成一具干尸。

        干尸?

        忽然,張蘭想到了張修,想到了張修身邊的兩個家仆,那兩個家仆的尸體,不就和銀色巨狼此刻的模樣相同嗎?

        難道……

        不!這不可能!哥哥怎么可能修煉邪魔宗的《嗜血訣》,怎么可能殺了張修和張家的兩個家仆!

        那一定不是哥哥做的,一定不是!

        張蘭無法接受,更不愿意承認自己哥哥是那種人。

        張修死不死,她不在意,甚至她有時候也很想殺了張修,但真的可以嗎?真的可以手足相殘嗎?

        有時候想法是一回事,能不能做又是另一回事。

        張蘭會有殺了張修的念頭,那也只是在看到張修嘲諷辱罵張浩時的那一瞬,才會滋生這種想法,過后她就不會再去想了。

        張修的死,她沒有開心,也沒有傷心,誰殺的她都不會去在意。

        她只是不愿相信,自己哥哥就是殺張修的人。

        但回想起自己哥哥前一段時間的古怪,再加上眼前的這恐怖一幕,哪怕她不愿相信,不愿承認,內心深處卻明白,張修的死一定和自己哥哥有關。

        但這是為什么?

        哥哥不是不能修煉嗎?怎么可能這么恐怖?

        山峰下,銀色巨狼的尸體旁。

        張浩沒有察覺到張蘭的注視,隨著銀色巨狼精血之力和妖力的涌入,他感覺自己整個身體有一種藥被撐爆的感覺。

        他的身體和神甲斗氣,本就已經達到了這個境界的極致,除非境界突破,不然根本不會有任何提升。

        但那是對于普通人來說!

        張浩不知道這是為什么,但他卻清楚感知到,在金色心臟的作用下,處于這個境界極致的自己,實力竟然又暴增了一大截。

        此刻,神甲氣海內的那個小池塘,在吞噬掉銀色巨狼的妖力后,已經突破了十米直徑,達到了二十米,足足提升了一倍!

        在這吞噬中,張浩還察覺到,妖力看似和神甲斗氣相差不大,但實際本質上卻有著本質上的區別。

        這個區別就是更為純粹!

        為什么妖獸先天強大?原因就在妖力。

        妖力具備著比神甲斗氣更強的改造能力,仿佛妖力本就是為改造妖獸體魄而存在。妖力越強,這種改造也就越恐怖。

        因此,神甲氣海在吞噬妖力時,似乎根本不存在太多的困難。

        反而,在妖力的注入下,那小池塘仿佛成為了改造的對象,被生生擴張到了二十米大小,而且還沒被撐破。

        緊接著就是對身體的改造,依舊突破了這個極致的極限壁壘,達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境界。

        金色心臟劇烈跳動。

        漸漸的,張浩臉上的狂暴,猙獰慢慢消失,逐漸化作了平靜。

        但那一股戾氣,準確的說是妖氣并沒有消失,可怕的體魄也沒有恢復到正常形態。

        一眼看去,他整個人依舊給人一種心驚膽顫之意。

        但隨著脫離了殺戮,張浩已能足夠壓制那股瘋狂。

        冷靜下來后,張浩沉默了一會,腦海不斷回憶著之前所發生的一切,同時也感受著體內所多出的那一絲妖氣。

        妖氣不是妖力。

        金色心臟把妖力轉換成了神甲斗氣,自然而然的就將妖力中的妖氣給剔除出去。

        那股妖力本應該脫離他的身體,揮發在空氣中。

        但并沒有,在妖力改造身體的那一刻,竟融入到了他的血肉之中,然后就造就了眼下的這幅身軀。

        張浩眉頭緊鎖,想要追尋那股妖氣的存在,卻有一種泥入大海的感覺,根本追尋不到,但卻又能實實在在的能夠感知,不斷影響自己的心神。

        張浩沒有去在意自己體態和面貌的改變,而是下意識的閉上眼睛,然后……激活妖氣!

        “轟!”

        大地突兀一顫。

        張浩雙目驟然睜開,其內金色與血紅飛速交替,最終化作了一雙暗紅色的眸子。平靜的面孔亦浮現出一絲猙獰與瘋狂,直立間,四周狂風立刻大作,仿佛那天地之間的某一部分規則被他勾動。

        更在這一剎那,一股驚天的,可怕的‘意’,從他身上爆發。

        張浩迎著凜冽寒風,一身青袍獵獵作響,背后長發隨風舞動,高大的體魄充斥著爆炸般的野性之力,那一雙暗紅的眸子有如殺神之眼。

        戾氣澎湃,隱約間,以他周身為中心,十米范圍的空氣中,泛起了一層猩紅色澤。

        張浩暗紅色的眸子忽然一閃,金色斗氣破體而出,彌漫周身后,居然化作了一件透明的金色戰甲。

        與此同時,在這金色戰甲的胸膛部位,一絲絲血色氣流涌動,勾勒間,竟華為了一只血色的狼頭。

        那狼頭的模樣,明顯與死去的銀色巨狼一模一樣!

        “這是……”張浩呆住了,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的這件金色戰甲,這不就是虛甲境才擁有的本命虛甲嗎?自己明明還沒有突破虛甲境,竟然就能凝聚本命虛甲,連本命圖騰都有!

        這怎么可能?

        張浩內心震動。

        “我知道了!”張浩眼中精芒閃爍,忍不住大笑起來,“原來如此,這是妖意,我領悟的是妖意,雖然只領悟了一絲,還不足以讓我凝聚本命虛甲,但憑借這頭狼的妖氣,卻足夠讓我達到凝聚本命虛甲的地步!”

        大笑中,張浩忽然發現自己似乎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,一瞬之后,他面色一變,忍不住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,急忙散去本命虛甲,甚至連身體都快速縮小,頭發也回縮,變回正常模樣后,變風一般的向著山頂沖去。

        幾個飛躍后,張浩就來到了山頂,他看到了妹妹張蘭,看著張蘭那凄慘的樣子,他整個面色瞬間難看到了極致。

        張蘭同樣看到張浩,看著自己哥哥正常的樣子,她依舊在發著愣,有一種不知所措之意。

        這真的是自己哥哥嗎?

        張蘭心中自問。

        ------第30章 一人前行------

        來到山頂,張浩面色陰沉到了極致,雖然銀色巨狼已死,但銀色巨狼所犯下的罪依舊不可饒恕!

        張浩快速來到張蘭身邊,焦急問道:“怎么樣?”

        “哥?”張蘭如夢初醒,下意識地叫道。

        她知道,這不是夢,這是真的,哥哥就在自己眼前。

        張蘭忽然一笑。

        不管張修的死是不是自己哥哥所為,不管自己哥哥變成什么樣子,那都是自己哥哥。

        “傻丫頭,這個時候還能笑得出來。”張浩一臉嚴肅,急忙從儲物器中拿出一個青色玉瓶。

        作為煉藥師,他身上豈能沒有修復傷勢的丹藥或藥液?

        急忙給張蘭服下。

        但張蘭的傷勢實在是太重了,并且還身中狼毒。

        張浩神色難看,眼看著張蘭越發虛弱,他的內心不禁升起一絲無力與怒火。不僅僅只是針對銀色巨狼,更是撒向了張天武。

        “哥,沒事的……”張蘭微微一笑,眼中翻出一絲淚水,“在這個世界上,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哥你了,不過我現在放心了,我相信哥哥一定會好好的活下去。”

        張浩的強大,已經超出張蘭的認識。

        別說以后,就算現在,張浩若是回到張家,張天武出手都別想傷害張浩一絲一毫。

        雖然疑惑,雖然好奇,但張蘭沒有去過問。

        張蘭很清楚自己的身體,活命,已經沒希望了。

        “不!”

        一道沙啞的,如同野獸般的咆哮聲炸響。

        張蘭一驚,看向自己哥哥。

        張浩雙目赤紅,面孔上浮現出一絲獰色,低吼道:“放心,哥哥絕對不會讓你死!”

        張蘭笑著哭了,認為張浩的所言只不過是最后的掙扎。

        但下一刻,她驚住了。

        張浩沒有去理會張蘭在想什么,他只知道要救活妹妹。

        丹藥沒用?藥液也沒用?那自己的血呢?

        張浩一直都很肯定自己身體的強大,尤其那可怕的恢復能力,不說現在已經吞噬了銀色巨狼的力量,就是之前,也極其恐怖,不然自己憑什么撐到現在?

        這一切,全都歸功于那神秘的金色心臟。

        強大的轉化能力,強大的改造能力,強大的恢復能力,這就是金色心臟的奇特。

        自己血液的能量,絕對超過手里的丹藥。

        想到這里,張浩再沒任何猶豫,狠狠咬破手掌處最嫩的那一塊血肉,用力擠出鮮血,一滴滴地滴入張蘭嘴中。

        張蘭呆呆地張著小嘴,沒有去合攏,隨著鮮血的滴入,她清楚感受到,竟一股極為精純,恐怖,卻有無比狂暴的力量沖入自己身體,涌入自己的血肉中,血脈中,五臟六腑之中。

        “啊!”

        一聲尖叫。

        張蘭蒼白的俏臉突兀間由蒼白變得赤紅,甚至全身上下的皮膚都紅得透亮,像是被燒紅的鐵塊般。她的嬌軀忍不住的顫抖,甚至想要翻滾。

        張浩面色沉著,另一只急忙壓在張蘭的小腹上,金色的神甲斗氣破體而出,千絲萬縷般的朝著張蘭全身擴散而去,將張蘭整個人包裹在其中。

        轉瞬間,張蘭就已化作了一個金色的蟲繭。

        而后,張蘭的動靜消失,甚至連半點生命氣息都感知不到,猶如一個死物。

        張浩收回手掌,面色冰冷,內心更加冰冷。

        張蘭的命算是救回來了,但這種生死離別的感覺,讓他無比難受。

        這一切的一切,都拜張天武所賜!

        以前,他是廢物,無力去反抗張天武。

        但現在,他已具備這個能力。

        男人,該沉默嗎?不該!

        “張天武,差不多該是你還賬的時候了。”

        冰冷的身影,猶如地獄的魔鬼,道出了他的誓言。

        張浩閉著眼睛,坐在青石下方,面對著青石,進入修煉之中。

        黑夜很快過去,當白晝降臨,黎明被第一縷陽光破曉時,一股淡淡的生機從青石上傳來。

        張浩雙眼一睜,看向青石上的金色蟲繭,內心泛起一絲漣漪。

        他不敢保證自己的力量是否可以真的救活妹妹,他是在賭,也只能去賭,如果不賭,張蘭必死,唯有賭,才有一絲生機存在。

        感受著那微弱的心跳,他知道,自己賭對了。

        隨著時間的流逝,漸漸的,金色蟲繭內的生機越發強盛,心跳也越發有力。

        當黑夜再次降臨的一瞬,由金色氣流所組成的蟲繭開始褪去,化作一股神甲斗氣涌向張浩,沒入張浩的體內。

        青石上,張蘭依舊躺睡,但她身上的傷口已經完全恢復,面色也已變得紅潤,整個人的生機,似乎比以前還要強盛。

        叮嚶一聲,張蘭眼睛緩緩打開,從一開始的茫然,在側頭看到張浩后,則化作了甜美可愛的微笑。

        淚水翻滾,沒有言語。

        張浩笑著起身,將張蘭抱在了懷中。

        短暫的安靜后,張蘭痛哭起來。

        “沒事了,哥哥說過,沒有人能夠分開我們。”張浩柔和笑著,拍著張蘭的后背,輕聲說道。

        “哥,你怎么會來這深淵里,還有,你怎么會這么厲害?”張蘭松開雙臂,一臉驚奇地看著張浩。

        張浩笑嘆道:“這說來就話長了,以后有機會哥哥再告訴你,現在正有一件很重要的事等著哥哥去辦,你先按原路回去,在那里等我。”

        張浩早就知道張蘭會問這些問題,并沒太過訝異,他會去做一個解釋,但不是現在。

        “不,我要陪你一起去。”張蘭急忙搖頭,她自然知道張浩要去做什么,也知道張浩口中的‘那里’是哪里。

        除了古怪面團的那件事,還能有什么?

        “不行,你跟著哥哥,只能讓哥哥分心,除非你自認現在比哥哥強。”張浩搖了搖頭,口吻平靜,但卻毋庸置疑。

        雖然他已經救下張蘭,但面團的事絕對不能就這樣放棄。

        先不說能不能離開深淵,就算能離開,難道就要背信棄義?畢竟他這條命是面團救的。

        張浩自認自己做不出這種事。

        張蘭還想說什么,卻也清楚,自己跟上去恐怕真的只能幫倒忙。

        半響后,張蘭一臉關切的囑咐道:“那哥你一定要小心點,我等你回來。”

        “嗯,去吧。”張浩一笑,伸手摸了摸張蘭的腦袋。

        張蘭帶著一絲不舍與擔憂離開了山峰,朝著深淵的西方離去。

        張浩靜靜站在山峰上,面帶笑容地看著張蘭,直至張蘭消失在自己視線中后,他臉上笑容收斂,轉身,望向那漆黑一片,透著陰森與恐怖氣息的遠方,神情肅穆。

        短暫一頓后,張浩一步踏出,立刻消失在了這座山頂。

        目標——封妖果!
        未完待續......

        ----------
        本小說內容節選自:玄幻奇幻小說 《神甲之王》

        連載狀態:完結
        小說總字數:35萬字
        最后更新于:2010-08 08:43
        ----------
        閱讀全本請點擊“閱讀原文”鏈接去讀小說“神甲之王”后續完整章節!
        微信關注公眾號: xiaoyida_com (優美小說節選),回復 xs17 獲取完整內容!


            關注 小意達


        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

        0 個評論

       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


        新疆十一选五技巧 安徽11选5下期预测号码 蓝球4x4矩阵图 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 河南快赢481近800开奖结果 实况足球2019完美德甲 快速时时彩官网 电子游戏对孩子的影响 香港码报资料 百人牛牛大小顺序依次是 内蒙古11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 500彩票网怎么提现 体彩十一运夺金开奖时间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官网 北京单场10月21日专题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