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elect id="ayhdv"></delect>
      1. <code id="ayhdv"><object id="ayhdv"><em id="ayhdv"></em></object></code>

        玄幻奇幻小說《神甲之王》:第8章 金色爐鼎

         

        ------第8章 金色爐鼎------

        云天煉藥閣最頂樓,專門用于煉藥師的考核。

        時間流逝,一個個考核之人紛紛從獨立的煉藥房中走出。

        每一個走出之人,臉上無一不帶著一絲苦澀,有的面色蒼白,有的身體顫抖,有的神色痛苦,像是在那里面經歷了一場極其可怕的戰斗和考驗。

        有人嘆息,有人無奈,有人則搖著頭,灰頭土臉的離開了這一層。

        在這些人中,有的是第一次失敗,有的第二次失敗,也有的人是第三次,第四次乃至更多次的失敗。

        因為想要成為煉藥師,實在是太難了。

        難如登天!

        沒過多久,今天進行考核的百人中,就只剩下不到二十人沒從煉藥房內走出。

        “操操操!”

        隨著一扇煉藥房的石門開啟,人還沒走出來,怒火叫囂就已經傳遍整個樓層,引得不少準備離去的考生注意。

        只見一個熊腰虎背,全身肌肉像是要爆炸般,滿臉兇相,十七八歲的青年從那煉藥房中走出。

        “是他!”

        “居然是李虎!”

        “這都是第幾次了?”

        “誰知道,聽說這位李虎少爺一個月都來好幾次,雖然他對煉藥沒興趣,可脾氣倔得很,放言一定要拿下‘一品煉藥師’這個稱號。只是可惜啊,煉藥師是需要天賦的,這位李虎少爺雖然是李家的天才,卻也沒這方面的天賦啊。”

        “是啊,一個月來好幾次,一次就是一萬金幣,真有錢!”

        “當然,人家可是李家家主之子,難道還缺錢不成?”

        “嗯?”李虎目光一橫,猛地掃過那些議論中的考生,使得那些考生立刻收回目光,不敢去看,更不敢說話,悻悻離去。

        在這王都內的年輕一輩中,李虎算得上絕對的霸主,不說他實力已經是斗氣境第九重,單單那李家家主之子的身份,就不是一般人得罪得了的。

        “老子明天還會在來!”李虎扭頭看向不遠處三名身穿白色長袍,胸前印有‘云天’二字,背部有著一個赤色大鼎的三人,冷怒哼道。

        “隨時歡迎。”為首的年輕男子只是微微一笑,他白凈的面孔,給人一種如沐春風之意,與李虎對視,并沒有絲毫懼怕的感覺。

        李家是強,但和云天煉藥閣比起來還差得遠。

        別說一個李虎,就算李家家主李成霸來了也不敢在這里造次。

        “哼!”李虎悶哼一聲,就要轉身離去。

        “咔~!”

        這時,又一道石門開啟,一名青衫女子從里面走了出來。

        在青衫女子走出的一瞬,白凈男子眼中微微一亮,他身后兩人也是一怔后,同時露出笑意。

        沒走幾步的李虎更停下步子,轉身看向那青衫少女,看到青衫少女的一瞬,其臉上的戾氣居然散去不少,反而咧嘴輕笑:“葉青妹妹,真是好久不見,沒想到你也來這里考核煉藥師,不知是否通過?”

        被稱之為葉青的少女只是隨意地掃了李虎一眼,美麗的面孔上沒有絲毫變化,根本沒去理會李虎,在對著那白凈男子三人點了點頭后,便轉身離去。

        “該死!”李虎臉上怒意再次顯露,可卻不敢阻止葉青的離去。

        葉青,葉家家主之女,實力不比他差。尤其此刻,葉青身上散發出了一股令他感到壓迫的氣息,那是……煉藥師的氣息!

        葉青性格冷淡,不會主動或被動的結識任何人,也從來不做沒把握的事……

        “葉青,總有一天你們葉家會臣服我李家,而你,也將是我的女人!”李虎目中兇芒閃爍,嘴角泛起一絲殘忍笑意,“首先,就是張家。”

        “看什么看?還不滾?”

        李虎一聲怒吼,樓層上所有考生都不敢再停留,急匆匆的離開了這里。

        不多一會,那些還未從煉藥房中走出的考生陸續出來,紛紛嘆息離去。

        但此時,卻還剩下一個煉藥房沒有開啟。

        半個時辰后,白凈男子眉頭微微皺起,示意了身后的兩人一眼,走向了那未開啟的煉藥房,準備強行開啟,因為不可能有考生可以在煉藥房呆這么久。

        “咔~!”

        可就在三人臨近煉藥房的一瞬,煉藥房的石門驀然啟動。

        “嚯!”

        一股強勁的熱浪迎面撲來,三人面色同時變化,白凈男子目中更是精芒一閃,急忙停下腳步。

        一身青袍的張浩神色平靜地從煉藥房走出,邁步中,其眉宇間透著一絲淡淡的興奮,因為他成功了,成為了一名真正的煉藥師!

        回想起整個過程,到現在他都感到后怕。

        “見過三位。”看到門口的三人,張浩一愣后,急忙拱手,認出了三人就是主持此次考核的人。

        “客氣。”白凈男子一笑,眼中閃過一絲驚奇,“先恭喜小友修煉出本命爐鼎,小友真是真人不露相,居然一次就成功了。在下柳風,不知小友名諱?”

        張浩一開始有些詫異對方居然知道自己覺醒本命爐鼎,但很快就了然。

        因為煉藥師與煉藥師之間存在著一股獨特的感知,表面看去這白凈男子和他身后的兩人與神甲修煉者并沒什么區別,但實際在三人周身,隱約存在著一尊爐鼎。

        那個爐鼎別人感知不到,但他卻能清楚察覺到。

        “張浩。”張浩立刻還禮。

        “張浩?”柳風神情一怔,仿佛想到了什么,一笑之后輕搖了搖頭,遞出一枚玉質令牌,道:“小友未來的三日內可持著此物,可以來我云天煉藥閣報道,成為了云天煉藥閣的煉藥師,想來小友應該無需我解釋,云天煉藥閣煉藥師的福利是怎樣的吧?”

        “嗯,我知道,謝謝你,如果沒事的話,我就先告辭了。”張浩點了點頭,抱了個拳,沒做停留,大步離開了頂樓。

        “呵呵,張浩,如果我沒猜錯的話,他應該就是張家家主的兒子,被傳聞天生心臟郁結,無法修煉的那個廢物,不過看樣子所有人都被他騙了啊。”張浩剛離開頂樓,柳風輕笑說道,目中閃爍著一絲奇異光芒。

        “是他?”

        “如此的話,張家的戲是越來越精彩了。”

        “嗯,先把他們葉青和他的稟報給師尊吧。”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張浩離開頂樓后,就直奔第一層,然后在那小廝的白眼中走了過去,一陣討價還價后,花費了五千左右的金幣,買下五種五十年左右一品藥材。

        張家,如往常一樣,并沒有什么變化,應該是張修死的事還沒有被發現。

        張浩回到房間,將房門緊閉后,急忙盤坐在地,將買到的五種藥材擺放在身前,抓起一種,立刻催動神甲氣海的神甲斗氣。

        “嗤!”

        金色的神甲斗氣破體而出,轉眼就化作了一尊近兩米高的金色爐鼎,但爐鼎核心處卻是一片赤紅,散發著恐怖溫度,而爐鼎表面,更有符文閃爍,奇異炫目。

        張浩身處爐鼎下方,在透明的爐鼎金色形成后,便手中藥材拋起。

        爐鼎蓋子自行裂開一道縫隙,那味藥材就被吸入爐鼎之內,進入爐鼎赤紅部位。

        可以清楚看到,藥材在那恐怖的溫度下飛速被融化,變成汁液。

        有了第一種就有第二種,直到五種藥材全部融化完畢后,所有汁液開始融合起來。

       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當外面天色變得暗沉。

        嗡的一聲,房間內金光大放。

        金色爐鼎消失,張浩面色疲憊地笑著,在他手中,多了一顆乳白藥丸,正散發著淡淡的清香。

        “一品下等元氣丹,斗氣境第三重之人服用,百分百提至第四重,第四重服用,突破到第五重也有三成幾率,市場價兩萬枚金幣。”

        張浩眼睛發亮,“這可只是用五千金幣藥材煉制的東西就能賣兩萬金幣,若是能批量生產,或是煉制更高級的丹藥,絕對大賺。煉藥師,這個職業真有前途,可比打比賽拿獎金強多了。”

        “哥,你在房間里嗎?”

        這時,門外傳來張蘭的聲音。

        “在。”張浩一驚,急忙找了個玉瓶將一品元氣丹收好,吸了口氣后走了出去,打開門,看著張蘭那并不怎么好看的面孔,心中微微一沉,暗道:“難道張修死的事已經傳開了?”

        他表面則不變絲毫,看著張蘭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        ------第9章 張家鐘鳴------

        張蘭抬頭看了張浩一眼,俏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狐疑。

        “怎么了?”張浩心中打鼓,但面色不變。

        “哥,你沒事吧?”張蘭有些好奇的問道,一雙水靈的大眼緊緊盯著張浩。

        “我當然沒事了,倒是你,有心事?”張浩立刻否認,急忙反問。

        “嗯,我有事,我們進去說吧。”張蘭嘆了口氣,神色中閃過一絲沉重。

        “好。”張浩也不阻擋,轉身回到房間。

        “哥,你應該還記得李東吧?”關門后,張蘭開口。

        “當然記得,你哥又沒失憶。”張浩笑了笑,隱約知道自己這個妹妹想要說什么了。

        “嗯,李東不見了,或者說是消失了!”張蘭眉頭緊了緊,說話時,一抹寒意在她俏臉上悄然浮現。

        “消失了?消失了就消失了,沒什么大不了的,我現在不活得好好的嗎,李東的事就先這樣算了吧。”張浩心頭一驚,立刻想到張修,不過臉上則裝作不在意。

        通過白天的事,張浩斷定那唆使李東氣死這具身體原主人的肯定就是張修,為什么張修要唆使李東?理由根本不必解釋,誰都心知肚明。

        恐怕張蘭也很清楚這一點,只是沒有證據證明罷了,所以要去找李東,從李東身上查出點什么,但李東消失了,線索也就斷了。

        李東的消失,那也是必然的。

        張浩很清楚,自己沒死,張家老祖若沒閉關,一旦自己告訴張家老祖,老祖若查下去,定會找到李東,然后就會把張修和代家主張天武牽扯出來,到時可就一發不可收拾了。

        所以張天武肯定會先要把李東給收拾了,證據一斷,自己告訴張家老祖也沒用。

        現在的李東,要么死了,要么就不在青云王都內。

        “不!”張蘭俏臉一寒,冰冷道:“哥你太單純了,李東不過是李家賜姓弟子,而且我查過,李東被賜姓才不到三個月,這種人怎么敢跑到張家門口來氣你?還有哥你幾乎沒出過張家,他怎么可能知道你那天會出現在張家后門?然后就恰巧碰到你,更說出那一段話來氣你?里面肯定有陰謀!”

        張浩面色沉著,心中有些訝異自己這個妹妹居然能夠想到這么多,看來這些年真是成長了不少。

        “哥你怎么想。”張蘭奪步問道。

        “怎么想?”張浩神情不變,但也不再裝傻充愣,畢竟張蘭都把話講到這個地步了,再不給些立場的話,可不是一個做哥哥的該有的。

        “在這張家,恐怕也就四叔想要殺我了。”

        “哥你猜到了?”張蘭一驚,臉上浮現一絲奇異。

        “為什么猜不到?”張浩看了張蘭一眼,平靜說道:“我是嫡系一脈最后的希望,我現在雖然無法對四叔造成任何威脅,但在四叔眼中,我依舊是一根刺,依舊潛在著一絲危險,讓他不舒服。唯有我死了,四叔在張家的位子才算坐牢,一旦爺爺死去,張家就是四叔的天下了,他將沒有絲毫顧及。”

        “哥你……”張蘭愣住了,看著張浩那平靜中帶著一絲堅毅的面孔,忽然覺得,自己這個哥哥真的變了,不再如以前那般愚昧,而是如此的睿智,可靠,穩重。

        難道哥哥昏迷之后,真的回到從前了?

        “放心,哥沒事。”張浩微微一笑,伸手將張蘭抱在懷中,輕聲在其耳邊說道:“小蘭,謝謝你,謝謝你不討厭哥哥,以前的事,哥哥只能說對不起。但哥哥保證,從今往后,哥哥不會那樣了,我會做一個好哥哥,疼你,愛你。哥哥也希望,你不要再查下去。現在李東不見了,再查下去也沒用,反而還會惹來四叔的注意,到時你會有危險的。”

        以妹妹張蘭的實力,雖然張家很少有人能傷得了,并不代表沒人傷得了,若真招惹到張天武,至少現在看來,絕對沒好處。

        更何況現在張修死了,再加上張家老祖閉關,沒有張家老祖震著,接下來的張天武在得知自己兒子死后,必定會發狂發瘋,一旦得罪,后果可以預見。

        為了李東而身陷危險,不值得!

        “嗚嗚嗚~~~”張蘭以為在張浩懷中,忍不住痛哭起來,這一刻,她不是張家第二天才,不是那個平日里勇敢堅強,外表冷漠的少女,而是哥哥懷中的妹妹。

        在送走妹妹張蘭后,天色已黑,張浩回到床上準備修煉。

        剛閉眼,他卻又猛地睜開。

        “煉藥也能提升修為?”張浩一臉吃驚,他能清楚感受到自己身體力量的增強,還有神甲氣海內斗氣的翻滾,居然距離斗氣第六重只有一步之遙,這速度比正常修煉竟然還快上一絲!

        “原來這就是煉藥師,難怪要比普通修煉者要強大,地位要高,原來如此。”

        自語中,張浩有些興奮的閉上眼睛,運轉體內神甲斗氣,期待明天的到來。

        另一棟房間里,張蘭打開窗戶,抬頭望著夜空中明亮的圓月,俏臉上透著一絲微笑。她很久沒笑過了,可今天她卻笑了,是哥哥的變化讓她有了一絲欣慰。

        不過很快,她臉上笑容收斂,再次變成了冰冷。

        “哥,雖然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,但我不能就這么罷手。爺爺老了,他不可能永遠陪著我們,保護我們。你無法修煉,而我卻可以,任何人欺負你,那就是欺負我。四叔有了這一次,那就一定會有下一次,我一定要在爺爺出關之前,找到證據,然后讓爺爺來定奪這件事!”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翌日,張浩看著妹妹張蘭出去練劍后,便再次偷偷從張家后院翻墻出去,奔往云天煉藥閣。

        剛走進云天煉藥閣,張浩便看到了那個賣藥的小廝。

        “小哥,今天這么早啊。”小廝一臉笑容,昨天張浩和他做了五千金的生意,老板可是對他大夸特夸,提薪加金的,看到張浩后自然笑容四溢。

        “嗯,是挺早的,今天還想和你做筆生意,不知道你敢不敢接?”張浩一笑,走了上去。

        “生意?接,當然接,沒什么不敢的。”小廝一愣后,立刻露出驚喜,拍著胸脯保證道,心中更嗷嗷大叫,熟客就是熟客,這小哥絕對是潛力股,一定要搞好關系!

        “不知此物你收不收。”張浩也不墨跡,直接把自己昨天晚上煉制出來的一品下等元氣丹丟給小廝。

        小廝接過,打開玉瓶一眼,一臉驚色。

        “怎么?不敢嗎?”張浩眉頭一皺。

        “敢,怎么不敢!”小廝一拍大腿,然后在張浩耳邊小聲道:“不過您應該知道,市場價是市場價,這收購價是收購價,所以……”

        “你說你的。”張浩打斷道。

        “一萬八千金,來多少收多少!”見張浩不廢話,小廝也很果斷。

        “好,明天我這個時候再過來,準備好你的金幣。”張浩沒去討價還價,一口答應。

        一品下等元氣丹,市場價也就兩萬金出頭,別人一萬八千金收購,算是比較良心的了,很多地方都只出一萬五。

        賣掉元氣丹,再加上身上的六千金,正好兩萬五千金,購買五份一品下等元氣丹的藥材。

        張浩帶著五份藥材樂滋滋的回到了張家,緊閉房門開始煉丹。

        “嗤嗤!”

        金色爐鼎發出淡淡的聲響,中央赤紅部位,散發著恐怖溫度,一味接著一味藥材被融化掉,然后揉捏在一起,化作一枚丹藥。

        當第一枚元氣丹練成的一刻,張浩身軀猛地一震,整個體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高了一寸,全身肌肉變得更加明顯,強健有力,朝著‘完美’二字逼近。

        這是外在。

        內在,金色心臟內的神甲斗氣快速膨脹,翻騰之間飛速增長,轉眼就翻了個倍!

        “嗡!”

        整個屋子都仿佛在這一刻顫抖了一下。

        張浩睜眼,目中精芒閃爍,臉上浮現一絲笑意。

        終于突破到了斗氣境第六重,這可是比張修還要強悍一個階別。

        而張家,十六歲就修煉到斗氣境第六重的,并不多。

        “還不夠,唯有凝聚出本命虛甲,才可算得上強者!”張浩主角平靜下來,立刻將心思沉浸在煉丹的過程中。

        隨著修為的突破,張浩煉丹的速度也變快了不少。

        原本煉制一枚一品下等元氣丹需要一個時辰,現在卻只需要半個時辰。

        傍晚時,五枚一品下等元氣丹就已靜靜躺在玉瓶內。

        “五枚,一枚一萬八,總共九萬金,明天可以嘗試煉制一品中等元氣丹,就能立馬突破到斗氣境第七重!”張浩微微咧嘴,一下子就找到了煉丹的樂趣。

        在換洗一套衣服后,張浩走出屋外。

        “嗡!”

        他一只腳剛跨出屋舍,一道鐘鳴聲突兀從張家中央廣場傳來,且連續敲了九聲!
        未完待續......

        ----------
        本小說內容節選自:玄幻奇幻小說 《神甲之王》

        連載狀態:完結
        小說總字數:35萬字
        最后更新于:2010-08 08:43
        ----------
        閱讀全本請點擊“閱讀原文”鏈接去讀小說“神甲之王”后續完整章節!
        微信關注公眾號: xiaoyida_com (優美小說節選),回復 xs17 獲取完整內容!


            關注 小意達


        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

        0 個評論

       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


        新疆十一选五技巧 全讯网六合彩曾道人 河北时时彩现场开奖结果 欢欢喜喜一波中特 大乐透彩票开奖查询 篮彩让分胜负怎么玩法 北京pk10有多少人赢钱呢 浙江体彩20选5走势图2 七星彩走势图近100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官网网 广东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国际赌霸 福彩p62开奖结果查询 广州娱乐场所招聘男生 bet足球比分网站 河北快三电子走势图